Lillard的挣扎—灰熊击中了拓荒者的进攻要害

发布时间:2020-06-07 已收录 阅读:399次

拓荒者的争冠模式是这样的:LaMarcus Aldridge和Damian Lillard创造投篮机会,弱侧是射手和传球手。Robin Lopez和Wesley Matthews统领防守端,层层布防。他们兼具平衡和连续性——碰撞出的火花将天赋转化为成绩。

没人想到成功的配方最终如此不堪一击。随着马修斯赛季报销,他的替代品Arron Afflalo缺席季后赛前两场比赛,Nicolas Batum一如既往的不稳定,波特兰的进攻执行在同孟菲斯的首轮对决中被完全限制。第二场虽然没有第一场那样一边倒,但是39%的命中率带来的是相同的结果——一场82-97的败仗,让灰熊掌握了2-0的领先。

Lillard的挣扎—灰熊击中了拓荒者的进攻要害

到目前为止,孟菲斯没有对球过度压迫便完成了对波特兰的主要得分手们的紧逼与干扰。灰熊的总教练Dave Joerger并没有安排包夹Aldridge,但是他的每一次投篮,都得经过和Zach Randolph、Marc Gasol以及osta Koufos的肉搏。这是因为拓荒者的进攻依靠的是对手的过度反应。让阿德吸引儘可能多的防守者,然后再传向弱侧的空位投手。作为对策,灰熊坚守低位,活活饿死拓荒者的角色球员们。

拓荒者角色球员们的进攻大多是利用仅有的防守失误,更多时候则是被迫出手。对阵灰熊,球星不能陷入单打独斗。但是,阿德却被不屈的防守包围。灰熊限制远投(拓荒者三分线的命中率只有30%),防守内线(打Gasol怎幺都不容易),而且把製造身体接触作为控制防守的一种方式。只有几名健康的拓荒者球员有能力在这样的防守下进攻,其中最重要的还没有找到手感。

Lillard第二场比第一场进步的地方只是他知道了防守的厉害。这名全明星后卫在第一场比赛出手21次,投丢16次。週四投了16次依然投丢11球,其中包括各种丑陋的抛投和跳投,而这些本是他可以命中的投篮。不能无视防守带来的影响,但是Lillard这种常见的低潮也是一个因素。没有任何一个高水平的后卫会向他一样低迷这幺久,当他遇到瓶颈,如今的拓荒者没有什幺办法恢复元气。

考虑到Lillard的声望,别的对手也许会手下留情而不是坚持防守计划,让他命中一些简单的球。但灰熊不会。他们例行赛轻鬆横扫就是靠着让双德在外线出手和从外到里的防守。他们在季后赛做的和例行赛没有区别,除了更凶狠,更有纪律。这些比赛里看不到对Lillard的恐惧,只有一群外线防守的精英让他的投篮要多难有多难。

唯一一个可以不按战术的人自然是Tony Allen。孟菲斯最好战的防守者有比别人更多的空间去自由选择防守,并且熟练于此。Allen会伸手干扰阿德的运球,破坏他的运球节奏,然后很快地退防C.J. McCollum或者Allen Crabbe。这种类型的干扰很少在记分牌上显示,但是会让一次进攻偏离轨道。一个全员健康,状态良好的拓荒者也许可以通过快速转移球对这种防守作出迴应。但现在这种情况下,阿德无能为力,只有保护好球之后把球传出去或者如投币许愿一般强行出手。

这些开场白只是灰熊所做的一小部分,但是却解释了这个系列赛的真理:除非拓荒者能通过阿德或者Lillard製造一些能量,他们的进攻就是哑火。现有的球员没有几个人能在防守轮转时突破,或者在防守人补位前投篮。这使得Courtney Lee和Jeff Green可以大胆的在他们所盯防的球员和更直接的危险间来回游走。他们没有完全漏出空位,但是对内线的夹击也没付出代价,Batum和McCollum加起来3分只有10中1。

除非有重大的调整,不然拓荒者不可能进入第二轮。有些球队在季后赛中发现他们处于下风,因为他们在自己的强项上栽了跟头。通过切断有节奏的进攻线,灰熊增加了拓荒者的反弹难度。他们的防守已经让拓荒者成了季后赛中进攻效率最低的球队(100回合89.2分),哪怕是雏鸟般的公鹿都比拓荒者更好(这应该是最能让拓荒者清醒的一项数据了)。

太多问题需要解决,但是已经没多少时间了。拓荒者如果运气好点,命中一些空位投篮,还有机会追上,儘管重新掌握系列赛的主动权需要发现新的进攻点,并且释放出最基本、机械式的轮转球。就算如Terry Stotts教练般足智多谋,手握如此残阵,逆转也超出了其能力範围。全员健康的拓荒者真的是冠军争夺者。但是现在的状态,再加上这样的对手,他们似乎有心无力。潜在的对手注意了:刑房(灰熊主场的昵称)是个暴力的地方。